联系我们
地 址:中国 · 山东
电 话:0534-2132788
Q Q :916379121
手 机:13589907786
邮 箱:ksshj@foxmail.com
邮 编:253500
文章详情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央视春晚“福”字惨遭批评,是书法审美缺失惹的祸~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05日   访问次数:814   信息来源:网络
 2017年央视春晚送出的五位当代大书法家的“福”字,立刻在书画圈引起了轩然大波。网友“一窝蜂”说:“书法上春晚是好事,的确让公众更近距离接触中国传统文化。但是这几个字真不是很耐看。不知道是不是我要求太高。”更有书家评论说:“央视费力不讨好,不懂书法,只认名位,这几个大佬写的福字真都不咋地,难怪大家都不买帐!”笔者认为,央视春晚“福”字惨遭批评,这不是五位书法家的不作为,而是中国书法审美缺失惹的祸!
 
艺术审美是以艺术作品作为审美对象,以已有的生活经验进行审美,从而获得的审美愉悦、审美享受和审美情感共鸣。书法作为一种艺术,当然也不例外。但是,当代中国书法权威当道,名位至上,名人地位比艺术品位更重要。中国书法神乎其神、云里雾里的高大空主观自我审美与大众客观审美相矛盾。欣赏书法作品,大众无法从中获得审美情感愉悦与共鸣。书法审美缺少标准,同样一幅书法,可以捧上天,也可打入地狱。要想避免2017年央视春晚“福”字惨遭批评类似现象,唯一办法就是要形成统一的书法审美倾向和标准。只有这样,书法乱象才能销声匿迹,中国书法的春天才将真正到来。
 
近几年来,书法家我行我素已成为习惯,更是个性的象征,再加上神乎其神、云里雾里的吹捧,中国书法渐渐脱离大众,且越走越远。而随着大众文化层次的不断提升,大众书法审美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因此,书法家与大众之间,即创作与欣赏之间的距离反而越来越大。如何创作出大众喜闻乐见的书法作品,创作与欣赏如何形成统一的书法审美倾向和标准,这是当代中国书法家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难题。
 
为此,书法家应该放下架子,走向社会,“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根据大众审美要求和书法特点进行创作。就拿春晚“福”字来说,书法创作者首先要了解“福”的意义。“福”是一切顺利,幸运的意思。在新的一年里,人们都祈盼一切顺利,而且福气多多。因此,书写“福”字不管用什么书体,首先要做到笔画要粗实,墨色要浓厚,从笔画中感受“福”的意蕴。沈鹏的草书细笔画“福”,张海的行书枯笔画“福”,显然不符合大众审美的要求。其次,“福”带给人们的快乐和幸运,所以“福”字结构要舒展。苏士澍行楷“福”字左旁第一笔点画与下部靠得太紧,而且点画位置稍左了点;孙伯翔碑楷“福”字左部太压,右部松散过头。这两个“福”字同样不能引起大众审美的共鸣。再次,书法家书写要符合书法特点,表现出“福”的内涵意义。沈鹏的草书“福”的左旁少了一点,李铎行书“福”字的右旁下部“田”有臃冗错乱之嫌,苏士澍行楷“福”字的右上部僵硬不透气,等等,这些问题与传统书写手法不相符,与“福”字的内涵意义相背离,无法让大众认可。
 
当代中国书法缺少客观统一的审美标准,是造成当代中国书法乱象的主要原因。当代中国书法当务之急就是要按照艺术的审美要求建立书法客观统一的审美标准。艺术的审美特征之一就是形式美和内容美相统一。书法作为艺术也应不例外。书法一旦以形式美和内容美相统一为审美标准,那么,书法与写字,书法艺术家与“书匠”、“书奴”就有了质的区别;书法一旦以形式美和内容美相统一为审美标准,书法家就不再信手写来,会自觉地去学一点诗文,懂一点绘画,听一点音乐,看一点舞蹈,参加一些社会实践活动,以获得全面素养,攫取书法艺术创作所需要的睿智、敏锐和灵感,提升书法艺术创作能力;书法一旦以形式美和内容美相统一为审美标准,书法艺术不再“众口难调”,因为创作者与欣赏者有相同的眼光——审美标准;书法一旦以形式美和内容美相统一为审美标准,当代中国书法的许多问题将迎刃而解;书法一旦以形式美和内容美相统一为审美标准,社会大众就是书法审美的评判家,春晚上,央视不再只看身份,不看学术水平去选择,书法家也会用心地书写出大众满意的“福”字来。
 
当代中国书法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认真总结,既要承继传统书法,又要在古人的书法文化中融入我们的新思想、新精神,在继承中发展中国书法,提升中国书法的艺术高度。当代中国书法停滞不前的现状告诉我们,中国书法书体书风已基本形成,在书体书风中寻找出路几乎为零,唯一的出路就是书法形式美与内容美相统一。
 
书法形式美和内容美相统一是书法真正从写字提升到艺术的转折点。什么样的笔画书写什么样的主题内容,即什么样的主题内容用什么样的笔画来写。书法形式美和内容美相统一一旦形成风尚,中国书法从此就能真正走上高度有意义的艺术道路。
 
总之,2017年春晚送出的书法是名人颜面的写字,并非真正代表中国书法艺术最高水准。央视春晚“福”字惨遭批评不是偶然的,而是当代中国书法发展落后的必然结果。这一现象再次敲响了当代中国书法变革的钟声,希望能引起当代中国书法界的觉醒!!
 
沈鹏的“祝寿之福” 
 
沈鹏,1931年出生,江苏省江阴市人。书法家、美术评论家、诗人。历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常务理事、副主席、代主席、主席、荣誉主席及艺术品中国荣誉艺术顾问。现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美术出版总社顾问以及《中国书画》主编。
 
李铎的“富裕之福”
 
李铎,1930年生于湖南省醴陵市。中国著名书法家、军人。历任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研究员、第九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六届全国文联委员、第三届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第四、五、六届中国书协顾问、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理事、中国书画函授大学特约教授、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顾问,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届荣誉委员。现任中国文联荣誉委员、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研究馆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2001年获中国书法艺术特别贡献奖。2006年获第二届中国书法兰亭奖·终身成就奖。2009年获中国文联第八届造型艺术成就奖。
 
张海的“健康安宁之福”
 
张海,1941年生,祖籍河南省偃师县。全国政协常委,国务院批准有突出贡献的专家。曾任第八、九、十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六届主席。
 
苏士澍的“亲情之福”
 
苏士澍,1949年3月生于北京,满族。2015年12月8日苏士澍当选第七届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届荣誉委员。现兼任全国政协常务委员,全国政协书画室副主任、国家文物局出版社长。
 
孙伯翔的“向善之福”
 
孙伯翔,第五届全国书法兰亭奖终身成就奖。现为中国书协理事、中国书协创作评审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进修学院教授、天津市文联委员、天津市书协副主席。
 
 
///网友评论:

王的地方:
五个福字没有写好,与书家对如何去表现这个福字没搞明白有关,况且欣赏的人多是普通人,应该写楷书或行楷为佳。这几位都以为自己是书法大家,自我挥发一下,字也就那样!连福字都写不好,别的字还用看吗?一次春晚后,几位书家的作品要掉价了!这就叫成也春晚,败也春晚吧。总之,人多的地方没好事啊!

繁花随意:
我眼里的福字,胖胖的,厚厚的---。

钱江五月:
书法审美缺少标准,同样一幅书法,可以捧上天,也可打入地狱。要想避免2017年央视春晚“福”字惨遭批评类似现象,唯一办法就是要形成统一的书法审美倾向和标准。只有这样,书法乱象才能销声匿迹,中国书法的春天才将真正到来。